您当前位置: 民俗民风 > 正文
冯子源:痴心文献收藏留住通海记忆
[ 通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1-2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  玉溪日报记者  李艾丽  文/图

L_1516333739637177309

说起文献收藏,或许很多人会觉得难以理解。我们身边有很多的文献,也许就潜藏在家中,被当作毫无价值而忽略,实际上它们承载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值得收藏。

今年31岁的冯子源是通海人,他从2015年开始系统收藏与通海历史相关的文献,痴迷其中,乐此不疲。2017年12月,“冯子源藏通河两县历史文献展”亮相玉溪市第七届古玩艺术品博览会,吸引了众多人观看并获得一致好评。近日,记者采访了冯子源,听他讲述收藏故事,以及其中的那份乐趣。

从收藏古玩到文献

说来,冯子源家祖上几代人都热衷于搞古玩收藏,他深受家人的影响,自小就对古玩感兴趣。“我现在依然记得我八岁的时候,揣着积攒的零花钱到市场上买古玩,像模像样地左挑右选,惹得旁人打趣。”冯子源笑着讲道。17岁以后,冯子源在当地找了一份影楼的工作,从此真正搞起了收藏,手头有钱就买玉器、银器、木雕等各类古玩物件。

到2010年,拥有一定收藏知识和经验的冯子源,便有了“以藏养藏”的念头,为此,他广交藏友,且藏品的数量也日渐丰富起来。2013年至2015年,冯子源还开店做起了古玩生意。

至于收藏文献,冯子源告诉记者,“在2015年的时候,通海县文联主席林启龙在县收藏家协会成立会上提及,做古玩生意不能一味地把本地的东西卖了,要给子孙留下一些,当时我就陷入了沉思,发现自己搞收藏一直只是兴趣所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之后有一天,一个收破烂的拿了几张年代久远的纸张到冯子源店里卖,纸上记述着有关通海历史的信息,他好奇就买下再三阅读,猛然间意识到,这些旧纸张也有收藏价值,承载的信息可供后人参考。从此,他渐渐踏上了文献收藏之路。

文献收藏的酸甜苦辣

2015年以来,冯子源常逛的地方是县城里旧货地摊扎堆处,但凡看到与通海历史相关的“宝贝”,他下手十分果断,家里人也很支持他,“我时常会因为买到有价值的文献而高兴好几天。”冯子源有感而说。

当然,收藏过程的艰辛是在所难免的。冯子源拿起一颗印章告诉记者,“这是我磨破了嘴皮才得到的。”原来,他多年前就听说过这颗印章,经辗转才打听到收藏的人,对方却不肯售出。他不想放弃就屡次拜访,经过长达年余的坚持,打动了对方,后以三万多的价格收得。冯子源边向记者展示印章边说:“此印为铜质,印作方形,印把为方柱形,整印系铜铸而成。印边各有两排文字,一边是‘国字第二千三百三十号’,一边是‘中华民国十九年五月日’。印把左边铭文‘印铸局造’,右边铭文‘河西县政府印’,它是当时民国中央政府印铸局统一铸造的篆文官印。”

这几年,为了使自己的文献收藏数量多起来,冯子源四处打听藏品的线索,尤其是只要听说谁家家里有旧书、旧纸张之类的,他都会忍不住去探寻一番。虽然现在他的收藏品有百余件,但他认为都具有一定的价值,是通海历史的一种真实记忆。

解读藏品的价值信息

冯子源的收藏品,最久远的始于明清,近代的珍藏相对比较丰富,类别有印章、纸质资料、书刊、照片等,它们或是记载着以前通海的历史事件,或是旧时人们生产生活的印记,极大地激发着当下人的好奇心。

记者观看冯子源的藏品,尤为感兴趣的是有关洞经音乐的两张老照片。一张照片是冯子源从昆明市场上买到的,照片上是洞经经堂的布置,有“同文会”字样;一张是在本地收藏到的,一群人正在演奏洞经,而照片背后注明是民国二十六年,同文会通海洞经。“因为收藏到这两张照片,我把洞经音乐的历史细细了解了一番。”冯子源说道,同文会是通海洞经古乐会(社)组织之一。通海洞经古乐历史悠久,萌芽于元,形成于明,兴盛于清,以前会(社)组织纷纷成立,自清康熙年间朝山会在秀山成立后,嘉庆年间又成立了桂香会,同治、光绪及民国时期又先后组织起许多洞经会(社),有影响的有五圣会、同文会、圣文会、振文学、兴文学、崇圣学、香山学……冯子源滔滔不绝地讲起了通海洞经的历史。

在采访中,记者还看到了冯子源收藏的涌金寺、县文化馆等老照片,并忍不住今昔对比了一番。而在冯子源的藏品中,除了通海县城的缩影,有关河西的也很多,除了原河西县政府印章,以原河西县教育方面的纸张或证件为主,如教师委任状、中小学毕业证,展现着河西的教育发展情况。冯子源说,河西是玉溪市的古城,据相关记载,至元十三年(1276年)设河西州,二十六年(1289年)降为县,河西作为县一级行政区自此始;建国后,县属滇中(玉溪)地区,1956年,与通海县合并称为西城公社;1982年更名为河西公社,1984年1月改称河西区,1987年10月撤区建河西镇至今。

几年的收藏,冯子源如今最大的感触是,文献藏品本身所凝聚的历史和文化是难以替代的,自己的藏品也算是通海记忆的一份归属,他希望未来能有更多渠道收藏到丰富的文献,而自己有朝一日把收藏的文献梳理一遍,出一本书。

编辑:陈荟吉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