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兴蒙 >> 民族文化
通海蒙古族与马刨井
[ 通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5-1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2014年12月14日,兴蒙乡第十三届那达慕大会开幕式。

从空中俯拍曲陀关村,二级公路穿村而过,向南可抵达“滇南之心”蒙自,村子现在以盛产甜白酒而闻名于滇。

凤山脚下的北阁村,蒙古族落籍此地迄今已有750多年了。

马刨井水清凉甘甜,水质非常好,每天都有人前来取水。

马刨井在曲陀关的地理位置

蒙古族妇女服饰别具一格

那达慕大会开始,蒙古族妇女用轿子抬着三位祖先画像巡游各村。

那达慕大会上的女子耍龙灯是典型的当地文化与蒙古文化融合的产物。

通海兴蒙蒙古族擅长建筑和传统农业生产

位于北阁村中央的兴蒙乡三圣宫,现已建成一座“云南蒙古族历史文化展览馆”。

通海蒙古族与马刨井、与元世祖忽必烈的渊源,迄今已经有750多年的历史了。

故事得从元代说起。元宪宗二年(公元1252年),忽必烈率兵征战大理,同年12月15日攻下大理城,次年挺进滇南,于1254年占领曲陀关。曲陀关成为元代“临安元江车里宣慰司元帅府”,这是当时朝廷设在滇南的最高军政机关。

元军驻扎曲陀关,元帅是阿喇帖木耳。一日元军路过曲陀关某地,烈日当空,骄阳似火,人困马乏,口渴难忍。正当大家四顾茫然之际,忽必烈的坐骑突然扬起前蹄,奋力踢刨脚下的沙土,刨出一个土坑,渐渐渗出水来。泉水解救了口渴难耐的兵马,后来人们把土坑修建成水井,饮水思源,将此井命名为“马刨井”。

元军占领曲陀关,这是历史上北方蒙古族第一次大量进入云南。随着蒙古族在云南统治的建立,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云南的蒙古人逐渐增多。元朝灭亡后,骑马厉害的蒙古族上层年轻官兵回到了蒙古,下层士兵、有伤残的、工匠、随从人员等就落籍河西,多数集中在凤山脚下的北阁、中村、下村、交椅湾、陶家嘴5个自然村,有的散居在通海河西镇、秀山镇、者弯、七街、碧溪等村落,他们自称“蒙古拉”“刚卓”“卡卓”等,有的与当地彝族通婚,还有少部分迁至峨山县小街镇水车田村定居。

蒙古族经几百年的沧桑巨变,由原来的游牧民族演变成渔民、农民,部分散居的蒙古族被同化为汉族,逐渐融合在汉族和其他民族之中,住在河西城、鞑靼营等地的蒙古族居民则搬迁到凤山脚下的渔户村(今兴蒙乡),成为中国南方蒙古族最大的聚居地。

元朝以后,远离大草原的通海蒙古族,离开了马背,过着上山而樵、下水而渔、缘田而耕的生活,他们利用杞麓湖丰富的水资源,捕鱼捞虾,以发展渔业而著称,并打桩垒埂,移石筑坝,把湖边大片沼泽变成数千亩良田,把这里变成了鱼米之乡。

一直以来,北方蒙古族习俗和传统文化在兴蒙得到了传承和发扬,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1981年还恢复了“那达慕大会”,那达慕由最初的庆祝胜利演变为现在庆丰收的盛会,流传至今,节日时间是每年12月13日至15日,共三天。1992年改为三年一届,节日期间全乡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

1988年1月7日,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正式批准,成立“兴蒙蒙古族乡”。乡政府驻地北阁村距县城通海13公里,乡辖5个自然村、6个村民小组,共1760户、5520余人,其中蒙古族5340余人。

马刨井位于曲陀关村1公里处的玉溪至通海老公路中段下方30米处,再下方100米是玉溪至通海的二级公路,井坐东朝西,背靠山岩,地势险要,井上方和周围有几棵浓荫的古树,井用石块镶嵌而成。马刨井历经元、明、清直至现在,一直不曾枯竭,四季水源旺盛、清澈见底。马刨井与曲陀关这段历史,对于兴蒙蒙古族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如今在兴蒙乡北阁村,乡政府把历史留下的当地蒙古族祠堂“三圣宫”修建成有一定规模的“云南蒙古族历史文化展览馆”,大殿中供奉着成吉思汗、蒙哥、忽必烈等塑像,人们顶礼膜拜,不忘祖先。如今的马刨井也得到了保护和修缮,曲陀关村委会在古井周围修建了平台、围栏、古亭等,近年来成了方圆百里人们的旅游目的地。(杨正吉  文/图)

编辑:陈荟吉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