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秀山 >> 民俗文化
“我想走一条不同寻常的路”
——记“云南金属工艺大师”师学伟
[ 通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11-1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untitled

□ 记者 杨雪 文/图

在通海县秀山街道万家社区,师学伟自家小楼的庭院里一边是鱼戏浅池、茶香氤氲、兰草幽香;一边是各种精致银饰陈列在柜台里,儿媳妇胡馨正忙着整理各种快递的单据……

在儿子和儿媳的打理下,师学伟“足不出户”,其作品通过电商得以畅销全国。

在2015年云南文博会上,师学伟凭借“花团锦簇”、“护财狮”、“石瓢锤痕茶壶”三件银制作品,荣获“云南金属工艺大师”称号。

两次人生选择

1984年,16岁的师学伟进入当时全国知名的通海县民族银饰制品厂工作,开始了靠手艺生活的人生之路,他花了16年,才算完整地跟师傅学到了全部手艺。

当时通海县民族银饰制品厂被省上列为云南民族用品企业,正式注册商标“孔雀”牌。1981年,“孔雀珠宝”进入了真正的品牌市场化运作阶段。然而好景不长,2000年,通海县民族银饰制品厂改制,一批像师学伟这样技艺精湛的工匠选择离开企业。从此,他和这些工匠们散落民间,凭着自己的手艺,开始为自己的生存之路奔忙。

人生的第一次波折,让师学伟失去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选择离开银饰厂,但他却没放弃手艺。十多年来,他在家里开设自己的小作坊,一直为银饰厂代加工产品。2013年,师学伟凭借自己精湛的手艺,赢得了“玉溪市民族民间工艺师”的殊荣。但多年来,他却只有手艺,没有自己的品牌。

2012年,师学伟在城里开了一家小店销售自己打制的银饰品,儿子打理店里的生意,他则在家里勤勤恳恳地敲敲打打。小店生意也算过得去,他只想着慢慢等生意好一些时,把自己的牌子打出来。但好景不长,去年店面到期了,只好关门歇业,师学伟再次面临选择。

开网店打开市场

正当师学伟为产品的新市场着急时,儿子、儿媳却有了自己的招数,今年2月,他们开了自己的网店,取名“伟祥银饰”,只卖自家打制的银制品,儿媳胡馨负责销售。

“90后的年轻人,整天就知道翻电脑、手机,没想到却帮了家里的大忙。我这个老脑筋,也跟着他们创新了。”师学伟说。

“从今年2月开店,我们的网店平均每月销售额在6万元左右。网上客户主要是省外大城市的年轻人,他们喜欢纯手工打制,会有一些私人订制的要求,追求个性化、独一无二。本地客户还是喜欢登门选货,多是传统的款式。”胡馨说。

“观念要跟着时代走”

在2015年云南文博会期间,师学伟对自己的手艺是很自信的,但跟大理的银制品一比,他却看出了不足。他的“石瓢锤痕茶壶”专门研究了古代紫砂陶壶的款型,精美古典,上面的花纹全是一锤锤敲打出来的,可谓千锤百敲,现在也卖出了几把,每把售价只在2000元左右。“我跟大理鹤庆的工艺师寸彦同聊天,他做的是银制提梁壶,也就10多厘米大小,请专业设计师设计,在本届博览会期间卖到10万元一把。他告诉我,他只做壶,不做其他的,做了二十多年了,产品多卖到国外,有稳定的市场。跟人家一比,我差远了,打一吨银也不及人家的一两件值钱。”师学伟说。

通海银质量好、工艺好、信誉好,但缺乏创新突破。“我们有手艺,却是井底之蛙,固守着传统的款式,缺乏高端产品的开发和投资。寸彦同告诉我,他和几个工艺师合伙投资2000多万元,请专业人士做前期的产品设计、市场开发,就是想超越传统。没有观念的创新突破,就做不成大事。”师学伟道出了真情。

随着孩子们的网店越做越好,师学伟又燃起了希望,网上客户的私人订制,激发了这位已过五旬的工艺师的创新激情。“作为省级金属工艺师,我首要的还是做好传承,只要愿意学艺,我都毫无保留;其次,创新是必须的,互联网、电商则让民间工艺多了一些发展的新路子。我还不算老,观念要跟着时代走,我想走一条不同寻常的路,让通海银走出一条新路子,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做好真正的传承及发扬光大。”师学伟说。

编辑:何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