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秀山 >> 民俗文化
秀山人物志之三
不畏强权的缪宗周
[ 通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01-0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 怀斯人
通海秀山的寺院庙宇内保留了历代名宦、名学者、名诗人的大批书法精品,要欣赏这些作品,还得先了解作者的生平事迹。遗憾的是很多书法家身份一直成谜,有的有记载也只是只言片语。对于通海人缪宗周,史志资料记载得比较简略,他刚直不阿、清廉爱民的一生就很难为人知晓。

缪宗周一生经历的最重要的事件,发生在他考中进士进入仕途的最初几年。这一事件史称“议大礼”,或“大礼议”。起因是明代的明武宗正德帝去世后,没有子嗣。正德帝的堂弟兴献王的世子朱厚熜作为旁支入继大统,世称“嘉靖帝”。朱厚熜当上皇帝后想追封自己亲生父母为帝后,此举是违背封建礼制的,因而遭到朝中大臣的强烈反对。反对派中的朝臣多达229人,其中云南籍共有3人,即昆明毛玉、建水李文中、通海缪宗周。四川籍的状元杨升庵则是反对派中的首领之一。

嘉靖皇帝为了巩固自己的正统地位,对反对他的哭谏群臣采取了残酷的弹压,他一方面对反对派施以廷杖之刑,有人受刑不过当场气绝;另一方面又命人修改法律,给反对派定罪,很多人获罪后不是被贬官就是被流放。

在这场政治斗争中,在户部主事职位上的缪宗周算是幸运的,虽遭廷杖,却没致死或致残,也没有遭到贬官或流放。史料显示,议大礼之后的嘉靖四年(1525年),缪宗周还是户部主事。不过也就在这一年,不畏强权、勇于直谏的缪宗周却再次惹恼了嘉靖皇帝。

明代学者王世贞所著《弇山堂别集·中官考》记载,嘉靖四年四月,户部主事缪宗周言:“顷臣监收税,窃见九门守视内官,每门增至十余人,轮收钱钞,竞为朘削,行旅苦之。乞查汰额外滥增宂员,而置一二贪刻最著者于法,以塞人怨。”缪宗周的意见正好切中时弊,是忧国忧民的言论,哪知却触怒了皇帝。

户部主事只是一个正六品的小官,缪宗周却敢于冒死直谏,也足以青史留名了。

在明代,全国的税收由户部负责,但皇帝不放心,又派出宦官进行监督,到了正德年间,宦官已经全面监管全国各地的税收事务。缪宗周在上书中所说的“九门”即京城九门,也由宦官把守,负责征税。缪宗周应该知道,宦官征来的税收除一部分自己截留外,大部分还得留给皇帝挥霍,这些人是皇帝的亲信,直接为皇帝服务。缪宗周的这番言论恰好戳到了嘉靖皇帝的痛处,也得罪了权倾朝野的宦官势力,贬官已经不可避免。嘉靖六年(1527年),缪宗周被贬到偏远的广西郁林州任州判,这是一个从七品的官职。

做地方官,缪宗周也干得很出色。从郁林州州判调任江西泰和知县,志书上说他“甫任八月,政声赫异”。后来在湖北夷陵州任上做了知州,死后入名宦祠;在松潘兵备兵道任上,志书上称他能“荡平番寇”;在四川右布政任上,志书上也给了他极高的评价,称他“厘剔中外,风纪肃然。”

值得一提的是,缪宗周在河北冀州知州任上的政绩很少为学者关注到。民国《冀县志》上记载他在任上为当地做了许多公益事业。其中有名的是扩建了冀州的文庙,“(嘉靖)十四年,知州缪宗周创建敬一阁,始凿泮池,建启圣公祠,改建尊经堂及文昌祠,创立名宦乡贤二祠。”这对当地的文化、教育事业是有益的。

民国《冀县志》记载的另一件事发生在嘉靖十三年,说他上任后“期年积粟一万三千石,明年民饥,出粟赈之,全活甚众。”这段简短的文字告诉了我们几个信息:首先是在他任知州的几年间,农业生产搞上去了,州政府有了一万三千石的积粮;其次是发生饥荒后,他用的是州里的积粮赈济灾民,并且让很多人活了下来。志书上还赞扬他“莅事敏通”,说明冀州灾民能度过饥荒不仅同积极的政府行为有关,同他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也正是冀州任上的出色表现,让他很快升任南京户部湖广司员外郎。

缪宗周从明代正德辛巳年(1521年)考中进士步入仕途,55岁告老还乡,应在嘉靖四十五年,即1566年之后。四十多年的宦海沉浮让他看清人情世态,以致朝廷要他出任浙江左布政也被他谢绝了。安心归乡颐养天年,活到了85岁,天启《滇志》上说他致仕之后“绝迹公庭,清约如寒士。寿逾八袠……”

缪宗周还是一位“才思不羁”的诗人、学者。他的诗歌是否结集刊印已经不可考,在现存的一些地方志中,我有幸读到了他的部分诗篇。如康熙《浮梁县志》载有他的《兀然亭》,署名是“缪宗周,佥事”,应当是他出任“江西等处提刑按察司佥事”时的作品。诗有两首:其一“兀然南海旧君岑,亭寄饶阳倚秀林。莫向小亭留胜迹,使轺随处醉花阴”。其二“劳劳尘路驱车马,偶借溪山息渺微。数曲小亭大醉后,月明松影几忘归”。同题诗作还有一首:“陶舍重重倚岸开,舟帆日日蔽江来,工人莫献天机巧,此器能输郡国材。”这首诗因为描绘了明代江西景德镇昌江边繁华景象和陶瓷业发展的盛况而被学者频频引用。引用者称其出处为浮梁县地方志,可惜现存的《浮梁县志》并不见记载。

缪宗周还有一首流传较广的诗作——《咏昭君村》:“贤村江畔广阳斜,生长明妃未有家。自出金扉仍汉骨,年年青冢照胡沙。”这首诗的出处是光绪《巫山县志》。在这部志书中还能找到他的另一首诗《咏楚王宫》:“云雨台荒何处宫,长途暮日映山枫。浮生往来浑闲事,不独襄王是梦中。”据说,缪宗周的这两诗最早出自巫山县高唐观内碑廊的石刻诗碑,碑已不存,两首诗却流传下来。

在通海的地方志中,也能读到缪宗周的诗。1994年版的《秀山镇志》载有他的《题乔海门山庄四韵》,康熙《通海县志》收录有他的《席上次王凤亭游涌金寺》、《登秀山》、《答乔海门山庄约》、《西园和杨升庵韵二首》、《西园会饮》等诗作及《重修通海学宫记》、《秀山涌金寺大雄殿阁碑记》文两篇,后两篇“记”是研究通海和秀山的重要史料。2012年,我有幸在一位民间收藏家家中读到了缪宗周撰写的《明太宜人叶母纪氏合葬墓志铭》,文字中处处流露着作者的才华与情思,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优美散文。

缪宗周最有名的著作是《太极图衍义》,著名的书法家、诗人阚祯兆称赞这部作品“其为文章节概,直与日月争光可也”,评价非常高,只是后人已经很难读到。

编辑:何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