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杨广 >> 民族文化
古风犹存的乡土春节
[ 通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02-0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迎高台

迎高台

□ 记者 蔡传斌 文/图

杨广是通海县城东的小镇,地方不算大,但村庄众多,历史文化传承久远。据史料记载,大理国开国之君段思平在通海任节度使期间就曾在杨广大新村一带大兴水利,发展农业生产,养马屯田,为日后起兵建国奠定了基础。今天,这一带的居民大多已经不是大理国遗民的后代,而是明初江南沿海汉族移民后裔,其年俗自然也是汉族的,只是保留了不少古代的习俗,让人倍感亲切和欣慰。

在古代,通海的“年”从腊月初八就开始预热,康熙《通海县志》上说:“腊月八日,送果粥,造腊酒。”果粥与腊酒为何物,我们这辈人都没有见过,在杨广一带腊八早已不算节。真正的节日应从腊月二十四算起。县志上所说的“腊月二十四祭灶神”却保留了下来,杨广人称为“白糖节”,白糖有黏性,易粘牙,据说这是为灶王爷准备的,因而,这天灶台上供着一碗白糖。“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这副对联说的就是这回事,百姓既希望灶王爷上天述职时多说好话,但又担心他口无遮拦,索性用白糖粘住他的牙,让他开不了口。这天,白糖配糯米饭是一种美食,不过要等天黑后才享用。

到了腊月二十九,乡民开始备办年货,烟酒糖茶,柴米油盐,荤的素的大多这天备齐。晚饭后,普通的农家通常做两件事:一是酿甜白酒,通海的甜白酒可不是曲陀关人的专利,民间办喜事过年都要做,甜白酒的头等用处是祭祖先。旧时杨广人几乎家家都酿甜白酒,用青松毛盖起来发酵,等到正月里开封口时已经酒香四溢。第二件事是炸酥肉,旧时杨广人没有冰箱,买来的肉除了腌腊肉外,做成酥肉最易保存,有些人家的酥肉经常堆满大盆小盆,也算是年夜饭或正月席间的一道美食。

杨广人的“年菜”并非荤腥,而是素菜,称作“青菜萝卜汤”,取自家菜地里经霜带露的、粗壮硕大的青菜、萝卜若干洗净,青菜切成小段,萝卜切成小块,用大锅一起煮,直至熟透才起锅,用大盆、大缸存起来,留着正月间食用。生活水平高的人家,要先熬出骨头汤来,再放青菜、萝卜煮,味道又与全素的不同。幼年时曾见大伯家用一整只鸡下锅与青菜、萝卜一起煮,起锅后,鸡肉已经索然无味,却成就了一锅好汤好菜。

青菜、萝卜虽是素菜,祭献祖先却是不可少的,一青一白,暗喻“清白家风”之说。在汤中煮熟的整只鸡,也正好端上家堂前的案桌上祭献,是对祖先最大的敬意。

年夜饭是杨广农家最丰盛的一顿饭,要把最亲的人都聚拢在一起来享用,平时有矛盾的亲人,能吃这顿团圆饭,一切恩怨也就消散了。

年夜饭后一家人在家守岁,爆竹声中辞旧岁,长辈要发压岁钱,当家的子女也孝敬长辈过年钱。午夜零点,在家的人放鞭炮,献饭,称作“接天地”,其实就是祭天地的意思,与县志上说“元日焚天香,荐柏酒”应是同样的民俗。也有人在夜色中欣然起行,到杨广镇的风景名胜——东华山龙兴寺烧香,祈求家人清吉平安、财运亨通。

大年初一的早饭,杨广人一般不再生火做饭,或大操大办,有点像寒食节,只吃烫过的米线、卷粉、粑粑丝,老人小孩皆然。这天,没有人再下地干活,所有的工匠、商贩也要丢下手中活计,给自己放一天假,有走亲访友的,有进城看迎高台、舞龙耍狮的,也有走到山野间踏青的,大家都在尽情享受着新春里最安逸的一天。

俗话说“不出正月都是年”,杨广人却不讲这套,年初一一过,到不了初五,手艺人、生意人陆续有人“开市”,开始一年的忙碌。大蒜开始抽薹,伸出一个小尾巴来后,农人也闲不住了,庄稼催人忙。杨广人不过正月十五——元宵节,但要过正月十六,旧时,这天,已经忙碌起来的人们要停下来,放下手中的活计,再闲上一天,出门踏青,也不叫做什么节,只称作“走百病”,意思是在这一天出门走走,可以袪除百病。

正月间,各村的迎神赛会仪式将陆续登场,最有名的是正月十三杨广人“拉花车”,一辆像船的小车装饰着鲜花和彩带,车中必定载有一名长得俊秀标致的小孩子,抹上胭脂装扮起来,花团锦簇的花车带着他在街上游走,给全镇的人带来了春天的芬芳。这是杨广镇迎神的序幕,直到镇海村“迎大猪”(将一头褪毛的肥猪披红挂彩,迎到寺庙里祭献),一场盛大的庆祝丰收、展现富足、拜神祈福的狂欢才算结束。

编辑:何亚
分享到:
相关链接